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如:神经外科 骨科 手外科 眼科 神经内科……

国务院部署医改五大工作 药企或掀医院投资潮

发布日期:2014-04-02 点击次数:13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3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了2014年医改的五项重点工作。其中包括继续加大投入,实行医疗、医保、医药三联动;加快公立医院改革,使医改试点医院覆盖全国50%以上的市县;有序放宽社会力量办医准入,落实医师多点执业政策;完善基本药物制度;规范药品流通秩序,防止药价虚高。

        3月26日,有权威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五项重点并没有超出此前的范围,有的甚至是此前未完成的国家工作计划。足以可见医改工作推进难度之大。”

此次所提的“医改试点县市覆盖全国50%以上”,是原卫生部在2013年年初所提出的“2013年医改工作计划”中的一部分。“三医联动”则是2002年上一轮医改时就有的提法。

       从3月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到3月2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李克强一个月内连续两次重点谈及医改,并不只是为了“老生常谈”而已。对政策力度反应最敏感的股市已经有所表现,3月26日,金陵药业、信邦制药多个涉及投资民营医院的药企股价有上佳表现。

医改难题依旧

       医改政策方向十分明确,但在地方具体执行中,仍有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

       3月26日下午,一起民营药企状告卫生厅基药招标工作不公的案子在济南市历下区开庭:沈阳奥吉娜公司起诉山东省卫生厅,称其在制定山东省2014年基药招标方案时偏向大企业、本地企业,导致外省中小企业落选。

       “今天的庭审只是双方陈述观点,卫生厅方面当然认为方案制定合规。”3月26日,奥吉娜方面一位马姓负责人表示。奥吉娜从诉讼一开始就没打算为公司争取利益,“这种不合理的规则就应该有人去指出,而不是默默接受”。

       仅仅一个基本药物,全国各地就存在各种各样的实现模式。新疆、甘肃等地区在新一轮招标中大量增补,新疆增补品种竟达到500多个,已经与2013年新颁布《关于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中“从严控制增补数量”的要求相左。

       除了增补较为随意之外,基药中普遍存在的便是各种地方保护政策。奥吉娜的诉讼只是掀开了冰山的一角,大量潜规则充斥其中。中国医药商业协会会长于明德就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超低价中标,宁可亏损一两年,也要打垮其他企业的重点品种,这种现象很普遍。”

       招投标领域的混乱造成了流通秩序的不正常。2013年曝出的葛兰素史克行贿风波尚未平息,但真正被查出有问题的企业毕竟是少数,大量企业则需要承担“药价虚高”带来的降价压力。

       3月7日,发改委药品价格审评中心完成了中药领域中妇科、骨科等最后一部分的价格评审会。中药企业立刻意识到:预期中的中药价格调整马上就会到来。业界只是在“降价15%”还是“降价25%”之间热议。

       而国务院对今年医改的大方向仍要求严控药品的价格和流通,这必然使得降价和整肃成为主旋律。经历过GSK风波的洗礼,各大药企事实上仍游走在违规推广的红线边缘,对它们来说,2014不会是一个好过的年份。

艰难破题医院改革

       与2009年时的情况类似,医改各个环节中,“药”的部分是最容易改的,而触及到“医”的部分,则个个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2013年,原卫生部要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覆盖全国50%以上的县市”,而2014年卫计委的工作计划中,这一目标变成了“确保每个省份有1个改革试点城市”。卫计委自降难度的背后,正说明公立医院改革之难。

       到目前为止,公立医院改革中开展较好的仍只是县级以下医院。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助理吴明在两会期间曾表示:“一般县里只有县医院和中医院两个公立医院,关系相对简单,人员比较单一。船小好调头。”

       相对而言,在城市大医院领域,国家更倾向于鼓励以社会资本办医的方式,逐步瓦解其中的坚冰。因此资本市场上,参与医院投资的药企屡见不鲜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3年底,国内共有民营医院10511家,数量上占到全国的43%,但90%的医疗服务仍然由公立医院承担。民营医院多而不强,大量只是门诊部、单科医院,大型综合性医院还不多。

       不过,这一现状极有可能在短期内被打破。2014年以来,已有多家上市公司表态,有意进军民营医院市场,恒大地产、复星医药和凤凰医疗等公司纷纷加码医院投资,央企华润集团等也加入竞争行列。

       由于大量非政府办公立医院多数属于国企兴建的医院,这部分医院剥离意愿十分强烈,而且医护人员、医疗设备较为完善,前期投资相对较低,受到资本的欢迎。

       不过,真正从投资医院中获益的企业却并不多。民营的美中宜和妇儿医院总裁胡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并不担心资本和资本之间的竞争,担心的是非理性资本。他们会把市场搅乱,回到从前那样,患者对民营医院不信任。”

       胡澜称,有些机构并不懂如何投资医院,不明白其中门道,也在盲目的冲进这个市场。“医院投资是一个长线的工作,可能会长达十几年,绝不是市场想象的那样暴利。毕竟,做医院不能和患者去争夺利益,那样就做不长。”